首页 家花总比野花香 下章
第20章
 以前老爸买的那套房子也还在,地价升值的非常快,有人想买,可妈妈一直没有同意。我对此是无所谓的,反正现在家里人所赚取的财富也不在乎那点钱,买主弃而不舍,结果后来房子没有买到,和我却成了生意上的伙伴。

 小妹实际上并非整天只知道聊天打的无知少女——现在是少妇了,不过长的还是小女人的样子,特别是股和子,家里就属小妹的身体最单薄,她很想从骨感美女变成丰腴美人,可也只是很想罢了。

 小妹在网络上面的网店生意红得很,我有幸参观过一次,是出售一些女向动画周边产品的。那些动画我后来在搜索引擎上找来一看,都是兄妹伦向的。

 小妹和我之间没有什么隐瞒的,她告诉我那些来买产品的都是在网上和她聊(体提供者是我)的小萝莉。我心说不知道由此会不会培养出更多的伦家庭,但那已经不是我们所关心的事情了。

 二姐那天晚上跟我们说的研究新成果的确是真的,而且已经在当晚马上用到了妈妈这个将近50多岁的大龄孕妇的身上。

 妈妈才做完手术回来的时候,二姐和我说过,那次输卵管恢复手术做的时期已经很晚了,如果再晚几个月的话说不定会出现什么我不愿意看到的情况呢。所以妈妈怀孕之后我们几个都心怀忐忑的如履薄冰,生怕出现不好的事情。

 二姐拿出学生会领袖的姿势,站在沙发上面,脸红红地高兴地告诉我们,在她的药剂上面她已经作了充足的实验和活体测试,安全不用担心,最后的药剂被她命名为INA,想来和什么DNA,RNA不开关系的。

 她的这种药剂可以使直系血亲怀孕所产生的胚胎出现基因突变,当然,是向好的方面突变,这样培养出生的婴儿会集合父系和母系的所有优势基因,健康地成长。

 受孕的母体也不会像普通怀孕妇女那样顾虑重重,无论任何强度的活动都不会影响胚胎的发育,用句通俗的话讲,这种胚胎就是打不死的小强。看来我和妈妈可以在她的孕期继续各种变态的爱,而不用担心她肚子里面的小宝宝了。

 二姐一向喜欢先说好消息,果然那晚她后面的话让我们一家子异常错愕。

 这种基因制剂的唯一缺点就是制剂的基本必须来自于直系血亲,而且只能是我们这样的直系血亲之间发生关系产生的受卵才会受到它的控制,且培育而成的胚胎只能是女,据二姐解释是我们人类的基因限制造成的,说了一大堆专有名词我们也没明白,但是我们知道了一件事情,以后我和家里任何女人都可以生出健康的宝宝,但只能生出女宝宝,不可能生出男宝宝。

 妈妈明白了之后看着我,然后问二姐有没有其他的办法,如果解决不了这个问题以后我们家不是相当于绝后了。我刚想说生男生女都一样,二姐就表现出了她的恶趣味,她忘了说这种制剂的一个巨大优点了。

 原来它不但对孕妇有效,对于未孕男女也具有延长寿命,促进细胞活力和保持容貌的效果,二姐说经过她的计算,一毫克这种制剂就可以让我们一家子的寿命达到90岁以上,如果适当增加制剂的用量,活到什么武侠小说里面所说的几甲子是没有什么问题的,所以只要我注一定剂量的INA,我们家就会一直存在下去。到时候唯一的问题大概就是怎么向外人解释这种异变了。

 讨论结束之后,二姐头枕在我的肩膀上,身体一起一落地在我的巴上自言自语,说的什么我没有听得太清楚,就听出了巴两个字。因为噪音太大,横亘于我们之间最大的问题——怀孕,已经得到了解决,所以大姐小妹她们都高兴地拉着妈妈拼命地灌酒,喝醉了之后就发酒疯,大喊大叫她们是地球最后的神仙,说要成立女子异能部队统治地球,然后互相了衣服跳到沙发上,茶几上,把屋子里面搞得七八糟。

 我看不下去了,搂着被得同样胡言语的二姐,自己上楼去睡觉了。等晚上起来撒的时候还能听到楼下几女哑着嗓子在召唤什么月亮女神之类的。

 “还没起来呢?”

 小妹的声音把我的思绪从那天晚上带了回来“呀…

 别闹…你这个小妖…让妈妈再睡会吧,昨晚让你哥整得全身都酸酸的…

 别…别咯吱…哈…哈哈…别咯吱妈妈…你个小坏蛋!”

 从隔壁窜过来的小妹跳到上和妈妈嬉闹着,上身赤,两个尖尖的小子在我眼前晃来晃去,下身只穿着一条丁字,刮过的小在外面。

 很快她就尝到了不多穿衣服的后果,妈妈顽皮起来那也就是一大号小妹,趁着小妹没注意妈妈的一手指从后面对准小妹的就捅了进去,小妹啊地被点住了“道”妈妈示意我过去,小妹的一个子很快也被我咬在了嘴里。

 “呀!哥哥坏!坏…坏…不要…坏妈妈!别…那里…好…轻些啊…到…哥…到人家…心里面了!啊!哥!呜…呜…坏…呜呜…好坏…呜…坏妈妈!呜…憋…呜…憋死我了!”

 小妹的小嘴和小被我和妈妈轮蹂躏着,在上用劲蹬着白白的一双小腿,眼看着一场清晨事就要开演了。我已经跪到了小妹的两腿之间。

 “好啦,快下去吧,二妹等着你们呢。”

 大姐也进来了,把小妹从坏哥哥和坏妈妈的手里解救出来,她拍拍小妹的股蛋,小妹作了个鬼脸,抓起掉下去的丁字,回房穿衣服了。

 大姐下去之后,我继续悠闲地帮妈妈穿衣打扮,在洗漱间里面,我上面刷着牙,下面妈妈跪在地上卖力地帮我解决巴硬梆梆的问题,等都忙活完了,妈妈用我的当漱口水漱了漱口,之后和我一起下楼吃饭。听大姐说话的口气好像二姐有什么事情要说。

 “二姐,是不是那个药剂有什么问题?”

 小妹最近声称要减肥,所以我们都在吃饭的时候,她却可以先发问。

 “恩…”

 二姐囫囵了个汤圆,结果被烫得够呛,小手在嘴边扇了几下“算不上什么问题,不过我认为应该告诉你们,呃,好。”

 一碗汤圆被二姐干掉了。

 二姐看来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啊,这不,二姐说完之后,妈妈大姐小妹又无语了。

 我很平静,因为前天二姐在上已经提前告诉我了。看来今天二姐终于下了决心说出来了。

 “呵呵,既然我们一家已经这样了,大家也都很享受现在的生活。我们能多活那么多年,最重要的是我能和我的儿女们在一起,妈妈知足了。”

 半晌之后,妈妈抬头对我们说。

 “反正我要给哥哥生女儿。”

 小妹这个树袋熊挂在我身上娇憨地说道,等她坐下去的时候脸上的神奇诡异得很,因为我那不听话的巴不小心得误入了她的

 “怎么不累死你!”

 大姐看到我和小妹的动作,脸蛋一热,没有搭理我们两个,有些惊讶地问妈妈和二姐:“你们就这么个意见?”

 “就这样。”

 妈妈二姐小妹显然是达成了统一意见。

 “美死你个坏东西!”

 大姐忿忿不平地瞅着我,瞅了半天,她也笑了。“好啦,全家表决通过,以后我们生的女儿都是你的了。辛苦了,我们的男人…”  m.IcyXS.coM
上章 家花总比野花香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