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儿的奶水 下章
03
这一晚我住阿梅不让她回去,在她身上干了半宿。

 第二天,我简单地收拾了些东西,带上我最重要的笔记本电脑,来到小可的家。

 小可对我的到来当然是心欢喜。小可家是二房一客厅的结构,我就住在了另外的一个房间。

 小可负责一三餐的饭菜,我负责收拾房间的卫生。住在女儿家倒也清闲。

 一天晚上,我正躺在上看书,小可穿着一件睡衣走进来,手中端着一杯对我说:“爸,你把它喝了吧。”

 我问小可:“是牛?”

 小可脸一红摇摇了头说:“什么牛,是人家的。”我一愣:“是你的?”

 小可点了点头:“当然是啊,人家的太多了,宝宝又喝不了,每天晚上都得很痛,晚上睡觉前,我都要用器把它出来,以前都扔掉了,今天我忽然想到你,扔掉多浪费,不如让你喝了,书上不是说,提倡母喂养嘛,说明人是最有营养的啊。”

 我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那杯,有些结巴:“你是说,你说让、让我喝你你的?我、是你爸爸啊!”小可不以为然地说:“就是喝个嘛,和爸爸有什么关系?”说着把那杯放在了桌子上:“放在这儿了,喝不喝,随你啊”说着回她自己的房间去了。

 我望着那杯发愣,小时候吃过母亲的母,但那时太小,没有什么印像。

 我也觉得把这杯扔掉了有些可惜,人家都说当年大地主刘文采就是喝人长大的,但让我喝自己女儿的水,我又觉得这件事荒唐。

 犹豫了一会儿,我还是把那杯端起来,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一股香扑面而来。我用舌头,虽然不像牛那样甜,但却有一股特殊的甜美味道。

 反正不喝也就扔掉了,再说喝了也就我知,小可知,别人也不会笑话,干脆就把它喝掉。于是张开嘴,大口地把整杯都喝掉了。

 躺在上,想想也觉得可笑,怎么大年纪了,居然还喝了自己女儿的

 第二天,小可也没问我是不是喝了那杯,只是晚上的时候,又送来了一杯,我又把那杯仍带有小可体温的喝了下去。

 自从我喝了小可的水后,我就总有一种不可抑制的想看小可房的冲动,但理智告诉我,那是女儿,是不能这样的。

 但在小可喂宝宝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偷偷地盯着她的房看了个够,小可可能也看出了我的想法,每次喂时都把整个出来,有时就连另外一只没有喂房也出来,用手捏着,仿佛在向我示威。  m.ICyXs.Com
上章 女儿的奶水 下章